乡愁——雅礼书院中学1705班  杨雨涵

首页    佳作天地    乡愁——雅礼书院中学1705班  杨雨涵

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雅礼书院中学1705  杨雨涵 

         当一切都尘埃落定,夙怀的扁舟在风雨飘摇的现实中搁浅,当灯火染上霜华,久别重逢却再也道不出只言片语,昔日背井离乡的游子啊,你是否会在每夜梦回时想起,曾经那个轻踏着故乡月色纵情高歌的自己?——题记

  这一年东风又起,我如往常一样遥望着记忆里故乡的方向——是何时忘了,那一条归乡时走过的崎岖古道,已荒芜了千百个朝暮。

  于是故乡的回忆,照旧却无法触摸。

  是多少年前,我斜靠在庭院的藤椅上,低眉阅山林间烟波四起,抬眼看苍穹中落霞黄昏,不知不觉便浅拢了一袖的月华。

  离群的孤雁掠过天边的飒沓星辰,彼时我伫立在泼墨般浓重的夜色下,低声向它诉说青涩的心事。

  是不是年少的灵魂,都盼望有朝一日能只身飞越九万里长空,靠着近乎孤注一掷的固执,想去领略一番粗茶淡饭之外的人世风华。

  即将远行的游子心中,兴许正藏着一个手持三尺青锋浪迹天涯的梦。

  他们年轻气盛,敢于骑草原上最快的马;他们血气方刚,争相饮地窖里最烈的酒;他们凭借一腔孤勇,要去寻江湖中最痴狂的少年。

  于是年少的我啊,也背上行囊作别了故乡。

  山河迢递,我一路穿过茂林修竹,淌过惊涛骇浪,知晓了云遮雾罩的山峦之后便是天高海阔。

  我路过晨钟暮鼓的古刹,寺庙外落木萧萧,随风而去,一如宋朝的柳永自在风情。难忘他当年忍把浮名,换了浅斟低唱,然而市井的笙歌于我,不过是年岁匆匆逝去后孤怅的回响。

  一千多年前的唐朝,曾有李白从南陵策马入京。他一生放荡不羁,提笔写下仰天长笑出门去,我辈岂是蓬蒿人,未曾想江山代有才人出,纵使历经了几十载的浮沉得失,也只能在黄鹤楼上嗟叹眼前有景道不得

  流光逝水总是承载着无常的人生,俗世中总有着我怎么也看不懂的诗,以及一辈子都寻不到归属感的远方。

  天涯的尽头是断桥残雪,是荒漠戈壁,漫天黄沙卷起了途径此地的游子心中淡淡的乡愁。

  陆游征伐了半世,一戟长枪划破过数千里疆土,奔驰的铁骑亦不知踏碎了多少席梦影,到头来他依旧走不出故乡的沈园,走不出石墙上另附的那一阕《钗头凤》。

  故乡,是身处异地之人落叶归根的地方。

  故乡,是将一切繁文缛节简化为柴米油盐的地方。

  万水千山,我回来了。

  远离了街道旁车水马龙的喧嚣,我蹲在故乡的篱笆边,听着墙外依稀的犬吠蝉鸣,恍惚间觉得,故乡仍然是记忆里那般闲适的模样。

  对于故乡的眷念,一直是异乡游子心中最为寂静的兵荒马乱。

冬来春蜇,我别了软红中的烟火,惟有故乡升起的炊烟在心间萦绕不散……

 

评:人们在年轻的时候总会憧憬着诗与远方,但在踏尽

遍千山万水、阅透世间浮华之后,其心灵却似乎总难以找到栖息之所,于是故乡便成了人们异常思念的地方。小作者虽是一个年少的中学生,但也远离了故乡;虽未历经沧桑,但也于大都市中品尝了一些甘辛,尤其是她于许多古人的歌吟中,品味出了同龄人难以触摸到、更无法理解透的一个个纯洁且高尚的灵魂,于是她的稚嫩的心灵深处便也喷涌出对故乡的眷念之情。情郁于衷,诉之于文,丝丝汩汩,感人至深。(戴煜)

2019年7月9日 12:41
?浏览量:0
?收藏
亚洲欧美日韩国产精品一区二区,爱的躯壳,床震18禁无遮挡网站大全吻戏,国内精品自线在拍精品